菟丝ji

(=^・^=)

【感受】行行重行行

行行重行行


云痕小哥哥下线了啊……

讲个感受😂

小哥哥好可爱的啊,平时温温和和的,也善良,对女孩子也好。如果没有国仇家恨,肯定也是好男人啊,会很幸福的啊。不过他原来就是听义父的话,比较单纯,但一下子又得马上成熟果决起来,还得狠,肯定一下子缓不过来嘛。然后,剧情对哥哥的表现比较多嘛,所以想写写云痕。

我自己起这个名字呢,其实也有一点点皮一下的想法,努力加餐饭嘛……小哥哥在原书里就老是写他颀长啊,像剑啊,剧里也薄薄的~

不知道为啥萌这么冷的圈子还莫名鸡血

但是真的怪适合

其实最适合的是他和宗越,从此一别两地,不知何时才能相见。但是,我愿意相信两个人是互相惦念着对方的。他们连离别也没好好离别过,就道路阻且长,会面安可知了,也是怪可怜的。

然后是齐震,我把他写死了啊……因为感觉这样比较正常,不过剧情啊 还是搞事情了 诗里是生离,其实,死别也算是离别,多少有些共通的地方(强行解释)~ 我自己还是蛮想两个人稍微都保留一点点温情,就这样结束这场义父子的缘分。总也算是个在天一涯(阴阳两隔),但是互相惦念。不过剧里,也是虐。

然后齐韵嘛,嫂子了啊。我感觉有些微妙其实,感觉她和云痕、宗越都不像爱情。真心像兄妹情。

然后,也是给云痕自己,感觉他就是在剧里,永远被裹挟着走,最后自己选择了一次,还给自己埋了个钉子。他还能再出来,我还蛮感激。不然,他孤零零的,身边也没什么亲朋,没有自己的势力,年纪也不大,还善良单纯心软,现实中真的也就是个傀儡了。除非谋略/武力值奇高……也高不过齐震似乎。要不按照剧里设定,就是个活动控水魔法阵。

他经历的事,真的是一夜之间,让他必须成长,先是心理上远离他熟悉的义父、然后认同一个完全对立的身份。最后,还成了太渊的王,他这个王也是孤零零的。人家云痕小哥在书里也混得惨兮兮过,但是也还有护卫接他,剧里感觉更是茕茕孑立,还不一定是他愿意的~

其实,这也是告别吧!跟过去的自己远离,然后照顾好现在的自己。其实还挺艰难的~

所以,我想让他能更热热闹闹地告个别吧,顺便挖点糖吃~

自割腿肉,挖点糖吃😅

诗终究还是写思妇的诗……借用而已。《古诗十九首》真的挺容易让人共情,虽然我们也很难知道这些诗背后的内情了,但是情还是那么真挚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