菟丝ji

(=^・^=)

随想

突然想起一位演员,想起巴金的《家》,忘记大半的情节,但是记得我最喜欢觉民。年龄在中间的这个,似乎主张也在中间,当初看时,书前的介绍讲他不如老三先进,但现在看,大哥在高家纠缠最深,没法逃脱,老三年纪小些,家庭的束缚他一挣也就脱去了。觉民在中间,既有责任,又想逃离,只好走中间道路吧,倒觉得他尤其有担当。

不过,大哥人物最丰满,觉得老三形象倒平了些,为什么就让鸣凤自决,帮他度过这个槛呢?这不是考验人性的好机会?现在看,老三怕是跑不了渣男二字,但又觉得我们现在能经历的艰难困苦太少,才把爱情的不幸看得那样重,国将不国的当年,恐怕也唯有牺牲小家,慷慨赴国难一条正道。

但是救国毕竟不全是男子的事,若老三真的觉悟,鸣凤与他之于革故鼎新,开创新风,其实并无差别。琴是觉民的战友,为何鸣凤不可是他的。所以,与其说老三进步,不如说他天真,他尚有许多没有想透,但却有勇气马上行动,这也没什么不好。

看序言讲创作时唯有大哥有原型,又讲他其实懂得许多新知识,也算是新青年,更感叹,小时只觉得大哥软弱,但这整整四代人啊,年轻的尚可得救,年纪大的便连自己身处变局也不知,这总不是因为那一辈人都是坏的,只是如老三这样的年青人受旧观念影响不深,自然对新事物敏锐,但在旧观念中走了一辈子的人,自然难以马上除旧立新,而大哥,既知了新事物,又被旧体制深深卷入其中,其实,还不如不要知道这些新东西,还能理直气壮地守着旧的,过几天恣意的日子,但终究,时代已经大变了。

评论

热度(4)